歡迎來到http://www.tljciu.live !
當前位置:六六工程資料網建筑課堂工程資料建筑規劃迷失在城市再造與符號崇拜之中

迷失在城市再造與符號崇拜之中

12-12 13:09:39  瀏覽次數:568次  欄目:建筑規劃
標簽:建筑規劃設計,建筑設計, 迷失在城市再造與符號崇拜之中,http://www.tljciu.live

  當然我們中國文化形成的時候也同樣借鑒了很多西方文化。泉州開元寺柱子出榫不少是外族人臉像,去洛陽看古墓,拱是阿拉伯拱,說明我們中國在文化形成過程中不斷吸收外來文化。

  趙冠謙:引進洋設計要高度理性設計可以說有國界,也可以說無國界。設計的理念、潮流是無國界的,但是如果具體到一個項目,傳統的文脈必須要尊重,特別是居住建筑與人的生活習俗、地方氣候條件、居住模式等決定因素要在設計方案里得到很好的反映,就不能夠隨便引入一些外國的東西。從這個角度講它是有國界的。

  建筑技術的發展需要相互溝通,一味的排他是狹隘的民族主義,但一味的崇外就是盲目的崇洋思想。現在我國大量引進外國的設計,有人認為不應該,是崇洋媚外的表現。其實設計行業在國外發展很快,引進優秀設計師還是需要的,但在引進過程中要避免出現打洋招牌的現象。有的開發商很聰明,通過真正引入洋設計來提升項目的品質。但大量的開發商是為了打洋牌子。我覺得大的公建項目可以引進洋設計,體量非常大的、技術難度高的項目引進國外設計是有必要的,畢竟他們有更為先進的理念和技術。但居住建筑還是國內設計師做比較好。因為居住建筑涉及到人的生活習慣,國內設計師比較熟悉。國外的設計機構進來之后盡管也要做調查,但他的調查畢竟是有限的,不可能從根本上了解我們的生活需要。

  張樺:到底是誰在要國民待遇媒介要從健康的方面引導設計界,不要過多地評價中外建筑師的差距,故意把中國人和外國人分開,不要把海歸派和國內的建筑師分開,不要把小的設計單位和大的設計單位分開,也不要把國營的和私營的分開,因為把某一部分放在某一個筐里去評,容易看問題不全面。不是在一個層面的一定要放在一起,一定要把它對立起來,我認為,以適者生存的態度看待建筑師就會懷有平常心,不會盲目崇拜,也可以正視外國建筑師犯的錯誤,對中國建筑師的成就也不會沾沾自喜。我們對外對內應該是同樣的標準,對海歸、私營、國有應該放在同一個市場里評判,而不是擴大他們之間的差別。事物是發展中變化著的,小的建筑設計事務所有一天也會變成大的公司,國內的設計師也會通過一段實踐,融入全球的建筑設計大潮里,這僅是時間問題。不應該過分強調某一類人群的優勢,或存在外來和尚好念經的心態。好像加入WTO是境外建筑師要國民待遇,實際上相反,是國內建筑師要國民待遇。

  城市營造:如何營造?

  蔡鎮鈺:城市特色不可再生有數據表明,到目前為止我國住宅建設面積已經達到13億平方米。在量上達到一定的標準后,就有條件來評價和思考整個城市的發展與問題了。目前各城市存在的突出問題是古建、古城在建設中被破壞。如何保護和傳承就需要我們冷靜思考。在桂林有人問我什么是桂林的國際化,我說,“桂林化”就是國際化。世界只有一個桂林,凸現桂林特點就具備了國際化特色。但最近聽說桂林也搞了西方古典式的橋梁。我認為,像桂林這樣的城市一定要非常堅定地表現地方特色,才會贏得世界的關注。

  在生態、文化營造兩方面要體現城市的品位,要重視城市的尺度,比如一些中等城市搞很大的中心廣場,得不償失。另外總把眼睛看著別的城市,不能靜下心來體會自己城市的特色,邯鄲學步式地效仿,以致失去了自己的味道。

  城市規劃的重要性也日漸體現。在一些中小城市里,不少單體在立面上都動了一番腦筋,橫三段、豎三段的做了一些處理,但放在一起感覺很糟糕,原因是節點太多。不能到處搞標志性建筑,把視覺感受都搞亂了。首先要考慮城市的建筑群體美的問題,建筑不光是藝術,它是有功能的。我認為還要加強規劃的嚴肅性。

  張樺:我反對城市營造概念我不太清楚“城市營造”這個概念,這似乎是把城市當作一個企業,城市建設當作一個純粹的經濟行為。我覺得提出“城市營造”已經把城市的理解局限在某一范圍里了,有些城市提出經營城市,跟營造是不是一個概念?針對房地產,中國城市重要的建筑是辦公樓和住宅,但如果局限于這樣的范圍,這個城市的功能從內容上還有很大差距,從某種角度說還不能說是城市,城市建設不光是經濟過程和行為。我們目前房地產開發當中存在的問題已經充分驗證,房地產也不僅僅是經濟問題,起碼是經濟和社會的問題。所以不能光看房地產業在GDP所占的比例和房地產對經濟的拉動,還要看到房地產的發展占用了極大的社會資源,包括前幾十年的資源和后幾十年的資源。

  另外城市開發還涉及到城市生態、居住生態、居住形態、生活方式、交通的運行模式、歷史建筑保護等,這些東西的價值如何判斷?全都夷為平地,蓋起新的現代建筑,就會失去原有的城市特色。這是一種迷失。由于城市改造和房地產大面積開發,大片居民的遷移和居住生態的變化對城市交通、歷史文化造成影響,很多都是不可逆轉的。因此,我反對“城市營造”這個概念。

  建筑師:自強還是自棄?

  蔡鎮鈺:中外建筑師應“同級評判”

  文人相輕的現象在設計界存在,但并不是影響我們創作的主流。我們引進的太多,外國建筑師的水平也良莠不齊。有人讓我比較中外建筑師水平。我說,中國建筑師有好中差,外國建筑師也是如此甚至還有假的。我們的比較很難做到同級水平的判斷。當然我們也要向國外優秀的建筑師學習,但我們不應把市場搞得太濫。像中央電視臺新址和跟“鳥巢”方案我認為很成問題。首先這種方案根本沒有同北京城市肌理相融,這不是正常設計。這個要是叫設計,中小城市照此效仿后果不堪設想。每平方米800多公斤的用鋼量,問題在于以形式為主,我看不到這種空間結構給體育場的受力狀態和經濟帶來什么成功。要抵制這種做法。

  趙冠謙:設計師要學會善待批評設計師相輕的現象并不主流。在普遍意義上設計師還是希望反映自己的個性。我們現在還是缺少流派,國內目前還沒有設計流派的形成,也沒有形成系統的設計思想。在這方面探索還不夠,這和經濟形態有關系,長期以來我們的習慣是首先要做社會需要的,然后再去考慮怎么提升。

  互相交流探討是一件好事,但出發點必須是好的,不能為了表現自己而把別人說的一無是處。對事不對人,從提升作品水平的角度來發表對別人作品的看法。現在好多設計師不習慣交流,一說批評,就認為你要貶低我,還不能夠很好地吸收別人的建議。不能善待比較尖銳的意見。

  目前的設計界之間的交流還是非常少,在學術討論上做的也不夠。一個原因是現在各個單位設計業務量非常大,現在中國創造的設計市場是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的,大家可能沒有時間來考慮其他的事情。

,迷失在城市再造與符號崇拜之中

++《迷失在城市再造與符號崇拜之中》相關文章

22选五的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