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http://www.tljciu.live !
當前位置:六六工程資料網建筑課堂工程資料建筑規劃建筑設計與城市的復興—最大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

建筑設計與城市的復興—最大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

12-12 13:11:28  瀏覽次數:875次  欄目:建筑規劃
標簽:建筑規劃設計,建筑設計, 建筑設計與城市的復興—最大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http://www.tljciu.live

  摘要:本文對比分析了紐約和愛丁堡兩個城市的空間。并以三個設計方案(C-House,B -office和Media Village)為實例,提出并探討了最大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的設計原則,同時論述了建筑設計和城市復興的關系。

  關鍵詞:城市復興 城市規劃 建筑設計 可穿越性 網絡空間

  城市與建筑相似,都是圍合空間的構筑物,不過有著龐大的尺度(筆者譯1)城市是人們工作、交往、娛樂、政治和抒發情感的地方。然而,在追求城市化的幾十年后,我們突然發現,原來的理想城市如今卻成了貧窮和痛苦集中的地方、我們不禁要自問,難道衰 敗是城市與生俱來的嗎?

  人們似乎己經忘記了美好城市的潛力。只要經濟承擔得起, 現在的市民(尤其是富人)趨向于到市郊開辟新的家園,這就是常 說的“住宅郊區化”,造成城市不斷擴大。這種趨勢與人類可持續 發展的原則背道而馳,而富人離開城市,同時也帶走了資金,留在原有城市的只是貧窮和破落。因此,討論和研究城市復興的問題是十分迫切的。

  城市規劃涉及的學科很多,直接的參與者有政府、金融界和建筑界等。政府和金融界的決策無疑是具有前提性和決定性的。然而建筑師的角色在商業環境的沖擊下,卻顯得越來越渺小。城市與建筑類似,其設計追求著一種美學意識形態、(筆者譯2)。美學是人們與生俱來的追求和經驗總結,美好的城市設計包含有獨立于政治和經濟的因素。因此,我們應當認識到建筑設計對于城市復興的作用,不僅是重要的,更是不可替代的。

  今年獲得英國斯特林2000年度金獎的Peckham圖書館,是一個建在倫敦南部貧困區的公眾投資項目。建筑的實際使用面積不大,建筑師(William Alsop) 把底層架空,為普遍街道和側面的廣場提供了可穿越的通道;同時也架高了閱覽廳,讓讀者可以造過精心設計的玻璃窗遠眺城市中心的天際線。政府在該貧民區建立一個為公眾免費服務的圖書館的決策。無疑是此項工程的前提,然而沒有建筑師的參與,這個圖書館就不可能那么出色,該貧民區就不會象現在那樣有一個吸引公眾的核心。該建筑還吸引了無數從市中心慕名而來的參觀者,從而加強了倫敦市中心和南部貧窮區的聯系,并為政府向大眾傳達了一個信息一倫敦沒有忘記這塊土地。分析其建筑設計,無論局部還是整體,都建立了一種與城市之間緊密的可達性。只要人來了,他們就會自覺地美化自己的生活環境;當人走了。他們是不會關心留下的東西會是怎樣的命運的。

  紐約和愛丁堅

  今天的建筑設計在考慮與城市的關系時,一直沿用凱文林奇的標志性元素。然而,在現實中我們看到的是一種由簡單的標志性造成的喧鬧的城市面貌。這一群后現代的“標志性”建筑,其 實都披著相似的外衣——種貌似熱情,但實際上卻與城市環境格格不入的冷漠和單調。許多建筑的設計與城市似乎太絕緣了。

  我們的城市發展經常以紐約的曼哈頓島為模板,然而那高聳林立的摩天大樓只是城市成功的一個方面。“今天我們談城市的復興,尤其是在歐洲,其重點已經不單是追求經濟和社會的巨大成功,而是具體到每個市民的滿足感、舒適和歡樂。” (筆者譯3)

  在曼哈頓島南部沿河一面,是一條連接中心商務區和市郊中產階級居住區的高架路。然而,這種缺乏考慮環境的城市設計,卻間接地隔題了普通市民與這一濱水地帶的聯系。荷蘭的建筑理論家A.Graafland對這里的城市環境有這樣的描述一當你站在高架橋下,會感到一種失落,聽著橋上的噪音。環顧四周,你將最清晰地看到現代城市生活中衰敗的一面。(筆者譯4)

  與此相反的是歐洲的一些城市如愛丁堡,不僅保留了大量的傳統建筑,而且傳統城市的空間模式也得以完整地保留下來。愛丁堡城市常駐人口四百五十萬,但中心區的游客每年就達二百五十萬。這是個天天洋溢著歡樂的城市。歡樂的氣氛不僅環繞在愛丁堡城堡等標志性建筑和景觀周圍,也存在于城市中心區的每一個普通的角落。

  舊城區的城市結構就象魚的骨架約一公里長。兩側的建筑以及建筑之間留有許多市民和游客都可以自由穿行的巷和院。雖然里的建筑都幾經改造,內部的功能也幾經變遷,但這些幾百年來多孔的傳統格局一直被完整地保留至今。因為有人光顧,或者為了吸引更多人前來光顧,附近的商店、咖啡屋等的主人都自覺地保持和美化附近的環境。于是在這種可達性帶來的良性循環的推動下,愛丁堡的城市空間成為了當地市民一個自由、開放的舞臺。也為游客提供了一個可自由選擇和享受的歡樂空間。

  這種可穿越性很強的城市空間,不難在許多傳統的城市和村落中看到。而在成功的現代都市,比如香港中心區、巴塞羅那。也不難發現同樣的特征。因此,我提出一條與城市復興相關的建筑設計原則一一最大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下文將通過筆者參與的三個設計實例對此論點加以進一步的闡述。

  C-House

  今天住宅的設計在考慮與城市的關系時主要面臨三個問題。首先,是私人投資帶來的功利性。這是造成我們今天碎片狀的社會的主要原因之一(筆者譯5)。建筑設計局限于這碎片之中,不注重與環境的關系,使得城市越加難以控制;其次,是個人安全問題。目前折衷的方法是只使用一個入口,并用圍墻把自己與環境分離開來,以達到對個人財產“保安”的目的。然而這種方法的副作用很多,如發生“洛陽大火”時無處可逃,或安裝防盜網反而為盜賊提供了天梯等。另外,如果鄰居的關系變得疏遠,反而為犯罪提供了更多的機會。地區范圍的“治安”問題其實是更加重要的,而這點可以通過政府強力打擊犯罪的手段,并結合開放性的建筑設計來達到;再次,是由住宅的人員構成造成的。過去國內的居住模式是以單位大院為核心的,住戶之間是互相認識的同事。而現在居民之間可能永遠也沒有機會說上一句話,這就造成了住戶之間合作的不便和對公共空間管理的困難(筆者譯6)。而公共空間一旦被忽視,就很容易變得骯臟和混亂,成為垃圾堆、雜物院甚至犯罪多發區。接著就是人們對這些空間的進而遠之。

  C-House的基地是在德國南部的一個中型城市。除了這塊空地,沿街都已經全部建滿了房屋。基地內部等待改造的小廠房前面種有幾棵很美的樺樹,對面是一條也種滿了樺樹短巷。這一對“綠色”顯然已成了這條街上行人的空間應標,也是附近居民的休息場所。

  該方案設計沒有在底層鄰街做個鐵門,而是在底層用通透的落地大玻璃圍合了一個精品店,保留了院子與街道的視線聯系。在臨街一側還保留了一個寬敞的入口通往院子,樓梯入口放在院子里,從而加強了用地的可穿越性。對于安全問題,一個入口和圍墻是一種辦法。但個人是社會的一分子,地區范圍的'治安'對個人的'保安'問題也是影響很大的,人來人往的通暢空間要比偏僻無人的地方安全。

  公共樓梯沒有象通常那樣置于一筒體內。而是縱穿建筑前后樓梯的細部設計也是沒有擋板的。讓視線可以充分貫穿用地內外的“綠色”。當住戶上班、下班走過樓梯時,可以很直接地感覺到里面的樺樹院、外面的樺樹巷,從而加強了建筑與城市的關系。直跑梯是連接三層的。因為有足夠的高差,有些房間可以向樓梯間開窗。當陽光把遮陽百頁投影個墻面上。清風撫過,青年男女可以坐在樓梯上聊天,可能還會隱隱看到窗里的倩影……

  C-House的設計嘗試解決前面提到的三個住宅問題。通過運用最大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的原則,不僅為移民提供了更好的居住環境,也提高了現有的城市空間。

  B-Office

  B-Office是設計師木子和我在“既網絡上以一種開放式Studio的形式設計的位于南方某傳統市鎮的一個政府辦公樓。

  原方案在臨干道處設置了一個廣場。首層布置了文娛、餐飲、服務和客房,人流從廣場由大樓梯進入二層的接待大廳。部分二層和三層是辦公用房。該方案對基地東面的河流與西面民居的聯系考慮不足。

  河流一向是傳統民居村落的核心。而當地居民與河流的和諧關系,對該地區的生態系統是十分重要的。一旦居民失去了河岸的活動空間。昔日的清流將會迅速被污染,成為現代城市中的臭水溝。如果基地在河流兩岸,通常建筑設計就會朝向道路設置主要立面和入口,而把朝向河流一面設計為后院。進而后院變成雜物院,然后是向河流排放污水和廢物。

  新的方案旨在連接民居與河流之間的空間,于是特地在用地中也設置了一條穿越性的道路,從而強化了這種聯系。沿河岸一側設為市民的休息活動空間;娛樂、餐飲、服務和停車部分設于半地下,樓面則成為l.2米高的活動平臺(晚上可用作舞臺)。該平臺從時間、知覺和活動性質上均豐富了這個廣場的空間,也平衡了基地中間的穿越性道路,暗示了一種可供停留的空間。

[1] [2]  下一頁

,建筑設計與城市的復興—最大化建筑和用地的可穿越性
22选五的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