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http://www.tljciu.live !
當前位置:六六工程資料網建筑課堂工程資料水利水電工程我國水電產業發展趨勢分析

我國水電產業發展趨勢分析

09-03 12:57:36  瀏覽次數:489次  欄目:水利水電工程
標簽:水利工程管理,水利水電論文, 我國水電產業發展趨勢分析,http://www.tljciu.live

  水電作為清潔與可再生能源,運行調度靈活,具有綜合開發利用效益,各發達國家都將其擺在優先發展的位置。

  水電資源是我國的優勢資源,但由于歷史及政策的雙重原因,開發步伐相對緩慢,開發投資主體比較單一,資源優勢沒有形成產業優勢。隨著經濟和社會的進一步發展,環保要求的日益提高,電力結構的優化調整,以及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全面實施,可以預期,我國水電產業新的發展時期已經來臨,水電產業大有可為。

  1、水電資源的分布特點

  我國幅員遼闊,河流眾多,徑流豐沛,地勢起伏變化大,蘊藏著非常豐富的水能資源。據1977~1980年進行的全國水能資源普查結果(不包括臺灣省),全國水能資源理論蘊藏量6.76億千瓦,折合年發電量5.92億千瓦時,其中可開發水電裝機容量3.78億千瓦,年發電量1.92億千瓦時。不論是水能資源理論蘊藏量,還是可能開發的水電裝機容量,我國在世界上均居第一位。其分布有如下特點:

  1.1總量十分豐富,人均資源量不高

  按我國國土面積平均計算,可開發的水能資源為36.2千瓦/平方公里,高于世界平均數16.3千瓦/平方公里;而按人口平均為0.37千瓦/人,低于世界平均數0.48千瓦/人水平。以電量計算,中國約占世界水電總量的15%,而我國人口卻占了世界的21%,因此人均資源量并不富裕。按照國家經濟與社會發展三步走的戰略目標,到2050年,我國要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如果按人均裝機1千瓦計算,全國電力總裝機應達到15至16億千瓦。至此,即使常規水電全部開發出來,加上抽水蓄能電站,水電比例也只占到30%左右。所以,我國的水電資源雖然總量非常可觀,但都為國家建設所需要,十分珍貴。大部分水電資源點的開發都將成為電力產業發展、國土資源開發與國民經濟上新臺階的重要組成部分。

  1.2時空分布不均衡,與市場要求不協調

  從空間分布上看,全國水電資源總量的四分之三集中在經濟相對落后、交通不便的西部地區,其中云、川、藏三省(自治區)就占60%.其次是中南和西北地區,分別占15.5%和9.9%.而經濟發達、用電負荷集中的我國東部的華東、華北、東北三大地區,包括遼、吉、黑、京、津、冀、魯、蘇、浙、皖、滬、粵、閩等13個省(直轄市)僅占7%左右,而且開發程度較高。所以,水電東送是水電資源分布特性與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的共同要求。從時間分布上看,我國大陸多屬季風氣候區,河川徑流年內、年際分布不均,豐枯季節、豐枯時段流量相差懸殊,自然調節能力不好,穩定性差,因此,要滿足電力市場的實際需求,必須重視具有調節性能的水庫電站開發,發揮流域梯級水電站及區域水電站群的聯合調度優勢,發揮大區域水電站之間的相互補償優勢。

  1.3局部河段或區域資源集中,可形成規模化的水電基地

  根據河流特性、水系分布與開發條件等自然情況,我國水電科技工作者規劃出十二大水電基地,這就是金沙江水電基地、雅礱江水電基地、大渡河水電基地、烏江水電基地、長江上游水電基地、南盤江紅水河水電基地、瀾滄江干流水電基地、黃河上游水電基地、黃河中游水電基地、湘西水電基地、閩浙贛水電基地與東北水電基地。十二大水電基地規劃的總裝機規模2.1億千瓦,年平均發電量1億千瓦時。這十二大水電基地是我國的水電資源富礦,或河段集中,或區域集中,各項目的技術經濟指標相對優越,便于集中開發,集中管理,集中外送,便于梯級與區域的補償調節與優化調度,可形成規模優勢,實現可持續發展。

  2、發展現狀

  按2000年4月統計,全國水電裝機已達7297萬千瓦,1999年度發電量2340億千瓦時,居世界第二位。但水電資源開發利用程度仍然很低,按裝機容量統計,開發程度為19.3%,遠遠低于工業發達國家50%~100%的開發水平,位居世界第83位,排在很多發展中國家如印度、越南、泰國、巴西、埃及等之后,與中國是世界水電資源第一大國及世界發展中的大國地位很不相稱。

  我國水電資源的開發程度也不平衡。東部地區,水電資源開發利用率很高,除國際界河外,60%以上的水電資源已得到開發,優秀的水電工程點已經基本開發完畢。而西部地區的水電資源開發才拉開壯觀的序幕,現狀開發率僅為7.5%.西部地區的河流落差大,河谷下切深,資源集中,淹沒損失小,水電站的技術經濟指標普遍優于東部,一大批優秀的水電工程點及規模化的水電基地等待開發與建設,西部地區的水電事業大有可為。

  經過建國五十多年來的建設實踐,我國的水電技術已具國際水平。目前全國已修建了5萬多座水電站,其中大中型水電站230多座,建成發電的百萬千瓦級以上的水電站有近20座。以長江干流第一壩——271.5萬千瓦裝機規模的葛洲壩水電站,和目前中國第一、世界第三的240米高雙曲拱壩——330萬千瓦裝機規模的二灘水電站,以及在建的當今世界最大的水利樞紐——1840萬千瓦裝機規模的三峽水電站等為代表的大型水電項目的建設,標志著我國的水電技術已邁入世界先進行列。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水電投資與建設管理體制朝著市場化的方向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在投融體制改革方面,由過去單一的中央政府撥款投資,轉變為中央、地方、企業、個人、外商等多種主體或主體組合的籌資形式,同時利用銀行貸款、設備信貸、BOT、發行股票與建設債券等多種融資手段與融資組合手段進行項目開發建設。在建設管理體制改革方面,全面實施以項目法人為主體的業主責任制、招標承包制、建設監理制。項目的整個運作程序基本走上了市場體制軌道,從一定程度上理順了生產關系,解放了生產力,并為水電產業領域向更深層次改革與更高層次發展奠定了前提與基礎。

  八十年代后期,我國開始探索水電滾動開發機制,組建大型流域水電開發公司。這些公司以已建或在建的水電項目為母體,實行流域梯級滾動開發,基本原則和運作模式大都是“流域、梯級、滾動、綜合”。如清江公司、烏江公司、五凌公司、桂冠公司、大渡河公司、瀾滄江公司、黃河上游公司等。目前,大部分流域公司均按計劃實施著自己的開發目標,并通過前期投入占領著流域項目資源,即按照“一邊運行著、一邊建設著、一邊準備著”的發展軌跡朝著規模化方向擴張,實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強。個別公司已成功上市,向社會公眾募集資金。

  3、存在的主要問題

  我國的水電開發雖然成績斐然,但從產業發展的角度看,存在著許多深層次的問題,阻礙著水電產業的發展進程。

  3.1市場問題

  由于歷史的原因,我國目前的電力市場是一個由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轉換階段的畸形市場,需求與供給關系十分復雜,真正的市場機制沒有形成。一方面,作為電力產品供給整體的發、輸、供三個環節,過去統一由政府電力部門投資建設與控制運行。改革開放后,為改變電力供給緊張局面,國家放開發電市場,走多渠道、多層次、多元化集資辦電之路,但實行的是還本付息電價,因此沒有形成真正意義上的市場競爭。辦電者是眼前第一,什么快來什么,單位投資高、建設周期長的水電,雖長遠效益好,也不為投資者所重視。另一方面,國家所控制的電網,售電時目前只執行生活、生產及行業區別電價,沒有執行分時電價或峰谷電價,相應的也不分入網電力產品質量,一律執行國家的審批電價,被動吸納價格與價值背離的各種電力產品,水電站的容量價值不能體現,直接影響了有調蓄能力的優質水電資源點的開發。同時,由于全國性的大規模輸電網絡或跨大區域的輸電網絡沒有形成,遠水解不了近渴,加上局部經濟利益驅使,使國家的電力資源不能很好地實現大區域范圍上的優化配置,西部的水電資源開發因此受到市場空間的制約。

  3.2政策問題

  國家的宏觀政策不利于水電產業的發展。一是稅收政策,水電稅賦過高。其他行業稅改前后的稅賦水平基本不變,而水電稅賦成倍提高。如增值稅部分,稅改前電力行業約為10%,稅改后火電抵扣燃料后約為8%,而大中型水電由于上游無抵扣則全額繳納17%.又如國家為發展核電,對國內不能生產的核電機組免征進口稅,而對國內也不能生產的大型抽水蓄能機組卻要全額征收進口稅。二是價格政策,價格與價值脫節。我國的電力產品價格由國家控制審批,價格體系是世界上最復雜的,還沒有實行《電力法》規定的“同網同質同價”,市場價格與價值不對應,水電站的容量價值不能體現,水電的電量價格也相對偏低,出現“以水補火”現象。據原電力部財務核算統計,1980至1996共17年間,水電的售電量僅占總售電量的16.3%,而創造的實際利潤卻占總利潤的64.9%.顯然,水電的價值被“大鍋電”平攤。三是金融政策,貸款償還期太短。國家金融機構沒有針對水電產業特性制定相應政策,大中型水電項目的還貸期同其他基礎項目一樣,這與水電項目一次性投入大,建設周期長,運行年限長的實際情況不適應,造成水電項目還貸期電價過高,影響項目決策與入網。四是淹沒賠償政策,不利于水電發展。新《土地法》、《林業法》頒布實施后,土地及林地補償政策沒有體現水電項目占用土地、林地的特性,而與其他占地“一視同仁”,造成水電項目所處偏遠位置的土地價值高估,而其對國土開發的積極意義沒有體現。同時,只考慮到水庫淹沒的林地損失,而沒有考慮到水庫形成后對自然生態補償效應。結果提高了水電項目的建設成本,降低了水電的競爭力。五是環境政策,國家沒有對清潔能源采取鼓勵措施,對火電的煙塵排放限制不到位,水電的環保優勢顯示不出來。

[1] [2] [3]  下一頁

,我國水電產業發展趨勢分析

++《我國水電產業發展趨勢分析》相關文章

22选五的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