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http://www.tljciu.live !
當前位置:六六工程資料網建筑課堂工程資料建筑風水建筑風水研究雜感

建筑風水研究雜感

09-03 13:03:56  瀏覽次數:131次  欄目:建筑風水
標簽:房屋建筑風水,現代建筑風水學,建筑風水學, 建筑風水研究雜感,http://www.tljciu.live
1994年春入學伊始,導師郭湖生先生即給我定題為風水研究。80年代初,學禁漸開,風水研究得天津大學王其亨先生大力倡導,乃成為中國古代建筑史研究的重要課題,應者甚眾。其于文獻資料之鉤沉,建筑實例之印證,思想理論之闡釋,多發前人所未發。但顯然,郭先生并不滿意現有的研究狀態,囑我四字:論從史出。當時僅粗粗一想,以為是歷史研究的當然之論。但當我開始研讀有關古代風水著說不久,便發現這四字的分量。誠然,因近十來年眾多研究者的不斷探索,我們對風水術已經有了一些了解,如九星穿宮法、大游年法、門尺壓白、羅盤定向等等的操作是如何進行,我們對這些法術的意義也有了一些解釋,如釋門不當街沖乃是有避兵亂的功能,擇居水汭的原則包含著對河床沖積形成規律的理解,千尺為勢、百尺為形的說法正合今日視覺科學的理論,門尺壓白暗含日照間距的求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但這樣的解釋是風水著說的歷史本義嗎?如"風水"二字,能以今日之背景上的"風"和"水"來認識嗎?

  實際上,我們在用科學原理對風水理論進行去其糟粕取其精華的操作的時候,我們往往無意之中在進行著一種置換,一種將歷史事件置入現代語境的操作。的確,唯其如此,我們方能理解歷史,理解一語在今天的背景下意味著邏輯解釋,我們對不能用邏輯解釋的歷史事件或歷史話語,則歸之曰迷信、非理性。一句話,它們是一個它者,非我族類,毋入我門(們)。這里有一個前提,理性或邏輯可以言說一切,凡不能言說者,唯其非邏輯、非理性,故不能言說。這是一個悖論,言說不能言說者,叫做一切或一萬,這是我們對于邏輯的自信;而不能言說者又是無法言說的,叫做萬一。但世間的實情常常是,你所見之一萬可能只是宇宙的萬一,而你所未見、自以為是萬一的東西卻很可能是宇宙的一萬。 "萬一"常常展示了一個嶄新的天地,科學研究常常就是由萬一而求得一萬的,但其篤信推理演繹的理性精神所不可避免的排他性質,卻為自己鑄造了一個回避發生萬一事件的硬殼。這個硬殼,T·S·庫恩T.S.Kohn 謂之范式1,M·福柯Michael Foucault 稱為知識型2,這是上述悖論的另一種表達。范式也好,知識型也好,它們的存在都有一個時間的域限,也就是說,知識或認知以及對邏輯的理解都是歷史的。我們對歷史的理解也是歷史的,就具體的學術運作而論,邏輯亦是有時空性的。當我們用今天的知識和邏輯識讀歷史時,常常很容易忘記"今天"二字的限定意義。論從史出的訓誡正為提請我們注意這一點而作,并告誡我們應盡可能地貼近歷史之思,而非今日之想。源即是原,用歷史的時間序列展示邏輯的空間變化,邏輯不應是脫離具體歷史而獨立的自在,這是從時間角度說。從空間角度而言,不同語言的隔閡亦是不同群體理解的障礙。這不僅存在于不同語種的人群之間,也存于同一語種而不同的階層之間。當上帝震怒于人類欲造天梯而通達一切的狂妄時,他所使用的懲罰方式是斷其語言之通。孟德斯鳩說?quot;倘若我能使人們消除成見,我將認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我這里所說的成見,不是人們不知道某些事情,而是使人們無自知自明的東西。""成見"即"我",消除"成見"即無"我",何以可能?quot;我"之于中之"心"果真能被"我"消解嗎?"我"如若既不可根除,那么,能被除者即是非"我",其消愈烈,其本真之"我"愈顯,是謂自知自明。

  當我開始努力用這種方法重新考察風水概念的語源的時候,一個不同于通常理解的世界漸露其容。這是一個"巫"的世界,是一個充滿"象"的世界,而非僅用詞語來表達便足夠。的確,當 C·P·斯諾斷言科學和藝術同是人類認識世界的兩翼、缺一不可的時候,他也一定意識到了藝術之形象、聲音、色彩創造的不可替代性3。也就是說,不可言說者在我們這個世界中,應有其相對可言說者等稱的一席之地,此所謂"言之不可兼也,故博為之治,而計其意"《管子·宙合》 ,這個"博"是應當大于"言"的。在今天的知識系統中,它們被歸于"理"的另類──"文"。文者紋也,以喻象說,并欲區別于"理"的現實。即便是可言說者,當其用清晰的邏輯言說其思想時,它亦有難言之處,亦有邏輯明燈所難以照亮之陰。冰山之露方其尖尖,此即"理"之所明者,其下至大至巨,雖不致不可言,或以今日之術難以言說。我們不該輕易地非難之,而應假以時日,"等待戈多"。古云"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數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楚辭·卜居》)。光明與黑暗,陰與陽,總是不可分隔的一個整體,無影無陰之世界若果有其真,則當如《淮南子·本經訓》的十日并出之景,其?quot;焦禾稼,殺草木,而民無所食",萬鬼既不能藏于暗,故皆出而白于天下,"皆為民害",實乃世界的大災異,滔天洪荒亦不能過其一二。此抑或是"自明"之另一象。試設想存在一種無處不在、無物不照的均勻光源,在其下你能看見什么?

  實際上,古代思想史的研究已暗設了這樣一個假定:古人在言說其思想時因受制于其知識背景、表達方式手段,言有所不達,意有所不盡,故需后來者不斷翻譯、解釋,但其所指之意則有超越時空之限的特別"潔靜精微"之處,所謂"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quot;(《論語·公冶長》)。《管子·宙合》亦說:"是以古之士有意未可陽(揚)也,故愁其治(辭),言含愁而藏之也。"人類歷史的發展是使意的表達更加清楚,是尋求意的表達式的過程,是以象求意,力圖象意合一的努力,因為"象"即"意"之用。執于"象",固有事功,但它也是迷信孳生的溫床;執于"意",初衷雖好,但空疏虛無與之相生。更何況"意"的獲得總須藉諸"象"的操作,得意忘形、得魚忘筌或是蜜成花不見云云,是一種理想,是一種信念的激勵。"意"由"象"表,必訴諸言、形,不落言筌是不可能的,故西諺曰"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quot;;中國古人則總愛說"言外之意"、"功夫在詩外"等等,一個"外"字想跳出三界五行,談何容易,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人又認為"象"中有"意","意"在"象"中。拿語言文字來說,就有物理性質的形態的聲忌字諱,及心理性質的會意的"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之類的說法。我們通常認為前者說的是迷信,后者講的是道理,殊不察二者背后緊密的聯系:微言大義的《春秋》可以作成《春秋諱》,神話亦可解為歷史,如孔子之說"黃帝四面"、"夔一足"。 中國思想學說史上"象數"、"義理"及漢學、宋學的糾纏也即在此。但歷史的二律背反常常是,以理性解說神話的孔子實際上卻歪曲了歷史的真實,被人類理性精神認為?quot;怪力亂神",欲敬而遠之的神話,卻是歷史的真實記錄,無怪乎走出疑古時代成為歷史學界越來越熱門的話題 4,而文本解釋的域限問題亦成為現代詮釋學"義理"難以回避的一個"劫"5。

  就時間而論,相對人類演化的漫長歷程,語言文字及文明的發生還只能算是在初生的嬰孩時期,即使從新石器時代算起,它也只不過占到整個人類歷史的0.2%,我們實在不應太看重我們當下的思維和生活方式,以為它是頂峰一類的東西,而輕慢了曾使人類得以繁衍并持續生存了幾百萬年的其他思維和生活方式。

  執于一,謂之過執,故老子倡無執,孔子說中庸。從老子之"無為而無不為",孔子之"述而不作",一直到今天科學的"客觀",都想外而觀之,不受人"象"之累。但現代物理有物質波粒測不準定理,邏輯數學有形式系統完備性、一致性不可兼顧的哥德爾定理,似乎都在印證"辭不達意"這一古老的訓言,系統即"得意"之"象筌"。《漢志》憂虞虞言曰:"道之亂也,患出于小人而強欲知天道者,壞大以為小,削遠以為近,是以道術破碎而難知也。"與自然相比,人確可稱之小,但"小人"知天卻并非道之亂的根由,一個"強欲"二字用得好,強以人造之邏輯說歷史、說自然,才是道亂之根,它如一雙刃之劍,成也敗也皆出于此,這一點我們可能比古人明白。

  今天,古老的數術之學已風光不在,但它"紀百事之象,候善惡之征"的"數自然"、"決大疑"、"知來事"的命題并沒有被遺忘,它以許多的別種形式表述出來,其轉型之一是為今天的現代數學。數學中有一個迄今尚未弄清的核心問題:數學形式系統是否都完全,都可判定,其一致性是否都能用有窮主義手段證明?王浩評價說,若有人能證其為是,"他所取得的進展可就嚇死人了。我們對數學的理解將會到此為止,我們對人類知識的理解將會面目全非"。王浩又說:"鑒于希爾伯特地位煊赫,鑒于哈恩、石里克狂熱鼓吹,盡可能了結這件事(指上述問題的證明)從哲學上說便有了重要意義?quot;6以我的理解,結論一定是:否。用非數學的語言來說,這意味著人類不能通過有窮的步驟求得"真"或"意"。從這個意義上說,克羅齊(Benedetto.Croce)之言"一切歷史都是現代史"7,不錯。命題古老,釋宄P攏燃茫課醇茫?br> 參考文獻

  1庫恩 T.S.科學革命的結構.李寶恒,紀樹立譯.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0.

  2福柯 M.知識考古學.謝強,馬月譯.北京:三聯書店,1998.

  3斯諾 C.P. 兩種文化. 紀樹立譯。北京:三聯書店,1994.

  4李學勤.走出疑古時代.沈陽:遼寧大學出版社,1997.

  5艾 柯. 詮釋與過度詮釋. 王宇根譯. 北京:三聯書店,1997.

  6王 浩. 哥德爾. 康宏逵譯. 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97.

  7克羅齊 B. 歷史學的理論和實際. 傅任敢譯. 北京:商務印書館,1982



作者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與作者聯系
,建筑風水研究雜感
22选五的开奖公告